<small id='yqa09jnm'></small><noframes id='qiz0n0x3'>

      <tbody id='bnckaam3'></tbody>
  • 手机版棋牌游戏-JonathanLittle談撲克,在小籌碼狀況下慢玩AA
    发布时间:2020-08-26 12:41

    JonathanLittle談撲克,在小籌碼狀況下慢玩AA

    最近我有幸去西班牙巴塞羅那參加了歐洲撲克巡回賽。

    我的旅程最初很糟糕,輸了數不清的三條和兩對。

    但是,我穩住心態,最終在收官賽事(2200歐元買入深籌碼錦標賽)中拿到了好名次。

    盡管有一個良好的開始,但打入最終桌時我只剩下21BB籌碼。

    桌上沒有特別明顯小籌碼玩家,因此我對于提升名次不是很擔心。

    當時盲注是10000/20000,前注為3000,還剩七名選手。

    一名松兇牌手(100萬籌碼)在第二個位置加注到43000,我(42萬籌碼)決定在第三個位置跟注。

    我希望一名還有20BB籌碼尚未行動的牌手全壓,讓我輕易在翻前打光所有籌碼。

    但事與愿違,CO玩家和小盲玩家只是跟注。

    雖然大多數業余牌手把拿著AA在翻后對抗三個對手看作一場災難,但職業牌手意識到這是一個非常有利可圖的局面。

    大多數時候某人會拿到一對,而且無法棄牌。

    例如,我用AA對抗KJ、Q9和44,然后翻牌是K-7-5或Q-7-6,我幾乎肯定會籌碼翻倍。

    當然,我偶爾也會遇到K-9-4或K-J-5這樣的翻牌,輸光籌碼,但這種風險是值得去冒的。

    當你只有較少的籌碼時,你的絕對強牌的主要目標應該是榨取價值,而不是保護它們不被相對較弱的聽牌傷害。

    翻牌是996。

    小盲玩家check,初始加注者往219000的底池下注93000。

    這個時候,我必須決定是跟注還是全壓。

    即使我可能遇到明三條,棄牌也是毫無可能的,而且我很可能領先。

    如果我跟注,我將允許兩個尚未行動的對手用他們的強聽牌跟注。

    相反,如果我全壓,我會迫使他們棄牌(注意,因為這個翻牌面的聽牌并不少,我并不介意他們棄牌)。

    如果任何人有一手強成手牌,比如QQ或88,我希望現在就全壓,因為轉牌圈可能發出的驚悚牌將允許他們便宜地撤退。

    不管怎樣,我接受某人拿到使我破產的三條或葫蘆的可能后果。

    因為跟注和全壓大多數時候有著相同的結果,除了我在對抗聽牌的時候,因為我希望聽牌棄牌,我決定直接全壓。

    使我意外的是,所有人都棄牌了。

    我沒有料到初始加注者在一個協作性較好的公共牌面用空氣牌對三個對手做持續下注。

    因為他很可能拿著一手邊緣牌,假設我翻前全壓,我很可能最終只有53萬籌碼(收下盲注、前注和他的加注)。

    相反,因為翻前只是跟注,我最終有了70.6萬籌碼。

    為了收獲這個結果,我必須承擔一點風險,但這是值得的。

    不要害怕在小籌碼時慢玩AA,特別是跟注不會警告對手你拿到一手強牌時。

    這手牌過后,我一直沒有發到特別好的牌,但我仍在慢慢積攢籌碼,最終拿到了第四名和3萬歐元獎金。

    總的說來,這是一次愉快的旅行!作者簡介,JonathanLittle是兩屆WPT巡回賽冠軍得主,錦標賽贏利超過600萬美元。

    每周Jonathan都會在自己的博客發表技術性文章。

    目前Jonathan是撲克媒體的專欄作者。

    拿到 棋牌涉赌 喜乐棋牌 盛世棋牌 手机版棋牌游戏

    <small id='1ejn8oq8'></small><noframes id='fxtgqjfn'>

      <tbody id='v092tt3u'></tbody>
      <tbody id='rka95b03'></tbody>

    <small id='4cls5isa'></small><noframes id='y2t5v4m5'>